标签: 物业

许老板离奇缺席少见 恒大物业134亿质押保证金谜中谜待解

许老板离奇缺席少见 恒大物业134亿质押保证金谜中谜待解

中国恒大、恒大物业、恒大汽车三只恒大系股票停牌一日后,相关内幕消息在3月22日早间公告,均与恒大物业相关。

3月22日一早,中国恒大、恒大汽车、恒大物业公告,预计延迟刊发2021年经审核业绩。据中国恒大今早在港交所公告显示:恒大物业在审核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财务报告过程中,发现恒大物业有约为人民币134亿元的存款,为第三方提供的质押保证金,已被相关银行强制执行。

而据投资人透露,3月22日,今天晚上9点恒大会召开线上投资者电话会议。本次会议是面向恒大全部的投资者,本次会议是中国恒大集团,连同其财务顾问(中国国际金融公司、中银国际亚洲有限公司、好利汉有限公司及金钟港资本有限公司)联合召开。

参与会议的人员有中国恒大集团执行董事萧绍恩、非执行董事梁森林以及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陈勇。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不参会。这一点,很罕见。而就在昨晚,网间甚至传出许已被押的消息。

有大V分析,上述134亿很可能在去年就“不在了”。2021年6月30日,恒大物业将宁波雅太酒店物业80%股权予以质押,从而获得3亿贷款。上述消息一经披露即引发各种猜测。要知晓,作为上市物管公司,一般没有有息负债,堪称现金奶牛,所以资本市场一度对其给予较高估值。现在看来,恒大物业大概率已被“抽干”。合生创展的朱孟依朱先生或该感到万幸,幸亏没去接恒大物业的盘子,否则这个248.65亿港元盘子的公司,很可能是个“深坑”。

中国恒大今日还公告:考虑到本集团目前面临的经营上和财务上的挑战,尤其是债务压力,本公司风险化解委员会正在积极研究解决方案并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建议增加聘请金杜律师事务所作为法律顾问,协助本公司开展债务风险化解工作,跟进债权人诉求,依法公平处理债务问题。

金杜律师事务所,此前刚刚因为相关乐视造假案件被通报,多家公司也由此受到牵连。此次为何恒大还要聘请金杜,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

今年1月27日,香港恒隆集团主席陈启宗在致股东函(2021年报)中谈及,“多家内地房地产发展商接连遭遇财困,实属预料之内。那些企业的游戏是追求规模和速度;我们的策略则讲求质素和耐性。他们为了生存,以最高速度花大量金钱建楼;我们则长期持有自己的购物商场和办公楼。他们的杠杆比率高得夸张;我们则维持低负债率。虽然大家做的都涉及地块和建筑,但产品却南辕北辙。”

陈称,“内地房地产发展商所玩的游戏是不可持续的。他们追求的是规模和速度,而不是盈利能力和素质。这种音乐椅游戏迟早会结束,许多公司会倒闭,股东和债券持有人会受损。这件事完全可以预见。要指出多年前谁最疯狂并不难,他们很可能会造成最大的烂摊子。

“相反,我们也早就知道谁比较稳打稳扎,他们的思路和行事都比较合理,而且负债率低得多。多年前,有位朋友告诉本人,有四家公司会消失,本人当时完全同意其看法。时至今日,一家已消失,两家已被重组,最后一家就是恒大。

业界泰斗陈老板点到了恒大,而在更早前,融创中国3月21日晚间公告称,预计将延期发布2021年经审核的年度业绩。

注意,一样是延期。

融创中国称,基于集团截至2021年末未经审核的数据,预计2021年公司拥有人应占的净利润较2020年下降约85%,核心净利润较2020年下降约50%。对于下降的原因,融创中国称,主要是因为公司2021年处置的贝壳股票的投资损失,同时受到2021年下半年房地产行业严峻的环境影响,公司2021年度的销售收入有所降低且毛利率下降,加上计提的存货减值、应收款项等预期信贷亏损拨备有所增加等综合因素所导致。

曾经的2020年,融创实现营收是多少——2305.9亿元、归母净利润356.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6.2%和36.9%,达到自上市以来的新高。

从同比超三成的增幅、到盈利指标腰斩,随着年报季临近,房企业绩高增长的历史,也一去不复返。

今日,“21融创03”跌超20%,触发盘中临停。

再看看周围。雅居乐集团周一晚间在香港交易所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将于3月31日召开会议,以批准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全年业绩。龙光集团和花样年控股也将于3月31日召开董事会会议。包括富力地产、正荣地产和当代置业等几家中国开发商也将在3月31日公布年度业绩,碧桂园董事会将于3月30日举行会议,以批准全年业绩。

“现金为王”的开发商“钱紧”,对外诉苦称一穷二白。投资者手握债券,却迟迟等不到偿还之日。

今年是房企美元债的偿债高峰期。据克而瑞数据,170家房企合计2022年3-6月共有约1809亿元债券到期,同期,包含162.2亿美元存量债到期。具体来看,3月是各公司债集中到期的月份,合计约589亿元,占上半年总体到期债券的32.6%。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团队统计,利用“存量美元债规模/全部有息债务”来测算房企对于美元债融资的依赖程度,美元债融资依赖度超过50%的房企包括建业、禹洲和佳兆业,融资依赖度分别为63%、61%和60%。

此外,花样年、瑞安、佳源、弘阳、远洋集团、朗诗、时代、合景泰富、龙光、中骏、正荣、雅居乐和华南城,融资依赖度也均超过30%,对美元债融资渠道的依赖度也相对较高,美元债融资依赖度低于10%的主体包括龙湖、卓越、绿城、滨江、金科等。

而在内债方面,近日,碧桂园地产集团、新城控股、旭辉集团等多家地产公司相继发布关于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在二级市场购买本公司债券的公告。

“金融市长”黄奇帆曾经对《财经》表示:“目前,中国房产公司独立法人有9万个,比全世界(开发商)加起来还多,以后中国房产商有1万个就不得了。”这也相当于,中国房产商要减少近90%。

至于留下的10%,看今天的行市情况,涨得很美。但是从企业定性看,相信已不用再啰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