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穆迪评级中国政府应有绅士风范

面对穆迪评级中国政府应有绅士风范

作者莫开伟系中国知财经作家

据报道,3月以来,位列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的穆迪和标普接连下调中国评级展望。政府债务上升、外储下降、推进改革有不确定性,成为其作出调整的主要理由。对此,财政部日前多次作出回应:对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无需care,国际评级机构高估了我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中国推进改革、应对风险的能力。还有舆论认为,国际评级机构的评级向来有夸大其词、“雪上加霜”的特点,甚至不排除有配合国际市场做空人民币、发动金融战争之嫌。

日前,国际评级机构巨头之一的穆迪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从稳定转为负面,同时还将30多家中国国有企业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该结果公布后,迅速激起了中国官媒愤怒,新华社、人民日报海外版接连发文谴责穆迪“乱弹琴”,并指责穆迪操守问题;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也回应称,此次评级不准确,不客观,穆迪需要靠提示客观性来恢复其声誉。

对于穆迪明显存在不客观、不公正的评级结果,中国政府官员及官媒发声,并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未尝不可;而若摆出一幅声色俱厉、剑拔弩张的姿态,就显得不够“绅士”了,这不仅有损中国大国威仪形象,且只会更显自身经济底气不足。

笔者认为中国政府切莫对穆迪下调评级恳恳于怀,以免影响中国推进改革和发展经济的心情,而且更犯不着为一个并不靠谱的评级结果“生气”:其一,穆迪作为三大国际评论巨头,其受大国利益操纵已是一个长期存在的事实,因此该机构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也不是短期内就能改变的,中国政府为此伤肝动气大可不必。其二,穆迪按西方经济发展标准来衡量中国经济本身不够科学,还对发展中国家实行“双重”评级标准,这是长期存在的公开秘密,其叵测居心昭然若揭,中国政府为此打口水仗实在得不偿失。其三,穆迪下调中国政府评级主要依据的是我国政府债务率、财政赤字、外汇储备等几个指标,但依据国际标准,当前中国财政赤字占GDP比重在3%以内,累计国债余额占GDP比重在20%左右,均在公认的国际警戒线以内;外汇储备下降到3.2万亿美元,虽说受到资本外流影响,但更多因素是中国政府主动调整外汇储备结构的结果,且目前这一外汇储备水平足以应付中国金融经济稳定需要。此外,中国政府主动踩刹车导致GDP放缓到7%左右,但GDP增速依旧耀眼全球。

在这样一种经济企稳状态下,面对穆迪评级下调至负面,中国政府犯不着为此较劲。其四,尽管穆迪下调中国评级,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对世界上一些不明真相的国家起到蒙蔽性,对中国企业在海外融资、中国政府形象会产生一定不利影响,但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随着经济势力不断增强及对世界经济参与程度不断提高,越来越对世界经济起到较强影响力,穆迪对我国这种大债权国不公平评级显然与中国大国地位不相称,最终会使其他国家认识到穆迪下调中国政府及企业信用评级的险恶用心,其下调结果会自然沦落为世界各界的笑柄,中国政府用不着为此大肆开动宣传机器来为一个荒谬的结论申辩。

中国政府最正确的做法和最有力的回应应是心无旁骛地抓紧推进各项经济改革,度过经济最艰难时期,全面提高综合经济实力。具体从三方面积极予以有力回击:首先,应对其下调结果采取不予理睬态度,不能受到其任何干扰,保持经济发展定力,按自己改革思路和步伐,毫不动摇地抓经济建设。在笔者看来,无论穆迪是恶意唱空还是出于其他什么动机,中国政府不能自乱阵脚,要有足够的信心,相信穆迪评级是不会改变和阻挡中国经济滚滚向前发展的洪流,中国社会进步和前进,不是穆迪所能左右的,而且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应具有大国风范意识,在未来经济发展中主动承担更多国际经济责任,即便是经济前进道路上遇到不少困难或障碍,哪怕是穆迪评级结果再差,都有足够理由相信世界其他各国会有自己独立判断能力,不会受穆迪调低等级而改变对中国经济发展的看法和信心。

其次,对穆迪评级结果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辩证态度,对中国自身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加以有效治理和解决,确保经济平稳有序发展。目前中国经济也确实存在政府债务高企、实体经济不景气、房地产发展不健康、僵尸企业占据较多资源、资本市场不规范、银行信贷资产恶化等问题,这些问题确实成了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瓶颈,我们应按照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确定的“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工作基调抓好2016年及未来一定时期经济工作,使国企改革、淘汰僵尸企业、降低政府债务水平、改善实体经济生存环境等工作取得根本性突破,为提高我国综合经济势力奠定坚实基础。再次,穆迪不是神仙,更不是中国经济肚子里的蛔虫,他们的数据来源渠道不一定准确,即便有些数据来自中国官方,不少数据也存在断章取义、选择性使用之嫌,具有很大片面性、局限性,我们只当他是在瞎琢磨,在操“空心”。但同时也可将此作为砥励中国经济前行的动力,在全国实施经济转型战略,加快企业全面转型升级步伐,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找到最佳契合点,努力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好友型经济社会,把中国经济发展质量提高到更高水平,让穆迪陷入自取其辱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