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架A380交付:是亏本买卖,还是旧日余晖?

最后一架A380交付:是亏本买卖,还是旧日余晖?

昨天,阿联酋航空公司在迪拜接收了其机队的第123架A380飞机,这也是全球最后一架全新生产的A380飞机。

本周早些时候,阿联酋航空公司(Emirates Airline)总裁蒂姆·克拉克(Tim Clark)亲自奔赴德国汉堡的芬肯维尔德(Hamburg-Finkenwerder)工厂接收这架呼号为A6-EVS的A380飞机。

由于疫情的原因,空客并没有像阿联酋航空所要求的那样举行一个盛大的交机仪式,只是简单地进行了必要的欢迎和试飞工作。

最后一架A380在汉堡上空画心

这般“低调”,除了疫情的原因,仿佛也隐含着一丝悲情:这是否意味着,一个巨型客机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价值300亿欧元的“宝贵一课”

最初,A380曾被空客寄予厚望,期待打破波音对大型客机市场的垄断。但其入市与交付的时间节点,却总有点“命途多舛”的意味。

首架A380在2007年交付新加坡航空公司,比计划的时间晚了两年;2008年,在阿联酋航空接收其首架A380之后不久,源自西方国家的金融危机已经影响到了几乎全球的航空业界。

如今曾经在新航服务的全球首架A380已经被拆解。

对此,曾任空客北美分部负责人、被称为空客头号推销员的约翰·莱希(John Leahy)曾公开表示,A380的决策和生产时间都太长了:“空客内部,德国和法国的合作伙伴意见不一致,当时他们工作的IT系统甚至都不同而且不兼容。”

此外,约翰·莱希还公开批评其发动机供应商:“我们被发动机制造商打了个措手不及。生产商说他们会改进发动机系统……”比A380的发动机更为高效的产品甚至更早地出现在了波音787上。这对于空客的打击显然是巨大的。

不过,业内专家和空客仍然确信:尽管A380的制造在经济与成本上是失败的,但这个项目并不是完全徒劳无功——至少,这是空客第一次“被迫”作为一个企业实体进行项目规划与落实。而这对于其他型号,如A350飞机项目,产生了极大的正面影响。

“所有关于A380的失败,都造就了A350,这绝对是我们有过的最好的飞机项目。”约翰·莱希这样评价A350。

只是,对于欧洲的纳税人来说,花费近300亿欧元“上课”并获得宝贵经验,似乎过于低效了。

再起飞,重现旧日美好

A380已经生产了14年,看起很长,但是相比起其他“巨无霸”型号如波音747(其生产延续了51年,将于2022年停产),A380的寿命并不长。

最初,空客对其销量的期待是至少1000架,但最终A380一共只生产了272架。其最大的卖点,自然就是庞大——

A380的设计载客数量最多可达853人,乘坐环境尤其安静。宽敞的空间给了头等舱更多设计的可能性,在新加坡航空、阿联酋航空、卡塔尔航空等多个航司的头等舱设计中,淋浴间和酒吧成为彰显其品味不可或缺的要素。

蒂姆·克拉克一直是A380的忠实拥趸,不仅亲自参与旗下A380的客舱设计,而且至今也不同意“四发飞机时代已经过去”的观点。

阿联酋航空公司总裁蒂姆·克拉克在A380头等舱中

“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观点,我仍然相信A380有一席之地。(大家)绝对喜欢这架飞机……我对空客首席执行官纪尧姆·福瑞说:‘这架飞机有了真正的生命和腿,这不是一场葬礼,这只是这些伟大飞机的最后一架……我们将把A380作为一种非常强大的飞机运行到本世纪30年代中期。”

眼下,一些航空公司确实正在恢复A380的运营。

2021年10月,新加坡航空公司全球公共事务主管希瓦 戈文达萨米(Siva Govindasamy)在宣布恢复A380的运营计划时说:“有些人专门预订了A380。”

从2020年11月至今,英国航空公司旗下的共12架A380客机中,也有4架开始运营。

不过也有航司对A380不是那么“买单”。2021年5月,拥有10架A380飞机的卡塔尔航空首席执行官阿克巴尔 艾尔 贝克(Akbar Al Baker)就公开表示:“回顾过去,购买A380飞机是我们犯下的最大错误。我们停飞了A380,因为它在油耗和排放方面效率非常低,我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它不会有市场……我知道乘客喜欢它,它是一架非常安静和智能的飞机,但它对环境的破坏应该是优先考虑的,而不是舒适性。”

不过在空客A350出现问题导致飞机短缺后,这位首席执行官又在9月底表示:“不幸的是,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再次使用A380。”如今,卡塔尔航空的5架A380也再次飞上了天空。

虽然在各个机构和公司对民航业的预测中,更小型的支线、单通道窄体飞机正在成为疫情下甚至未来20年的市场“新宠”。但如今,A380对于航空业和飞行爱好者们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大型四发客机。

如果说在2019年疫情暴发之前,航司对A380的市场定位倾向于将其塑造为明星机型,常常与庞大、豪华、舒适联系起来;那么如今,更多的乘客乐意体验A380,并不仅仅是希望体验舒适与奢华,更多的,也许是出自对美好旧时光的缅怀,是出自对重新自由旅行的渴望,更或许,是对世界能够重新归于友好沟通、畅行无阻的一种期待。